MENU

再见,杭州

2024 年 05 月 18 日 • 随笔

在杭州整整7年了,东西南北都混了一遍。要说混了个什么确实也说不出来,不过这一身肥肉和杭州的外卖脱不了一点关系。

我努力地往前想,想不到什么东西。仿佛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看着黑板上投射的幻灯片一张一张翻过去。眯起眼睛来看,恍然大悟:哦~原来是这一回啊!


杭州的时间比安阳快半个小时。每次下班这里天都黑了,跟家里人或者朋友打电话,总是会被问:啊?那里都黑了?咱家还是白天呢。到这里还有一点小遗憾,东极岛我还没去呢。算了!

杭州的四季不算分明,春天和秋天时间比较短。冬天下雪也不多。不过我倒是喜欢这边经常会一连好几天地下雨,虽然梅雨天气会有衣服干不透的情况,不过这种情况不算多,没干透的纯棉T恤总是有一股味儿。也有几次刚穿上是没有味道的,过了一会才闻到自己衣服上的味道,难受的我荨麻疹都会发作,这味道让我甚至不敢靠近同事。直到他们有问题需要确认自己走了过来,我才发现他们比我身上味儿都大,原来大伙都这样。

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。不过我还是爱下雨的天气。在景区里的山路上,下过雨的柏油路和两边被雨水打的翠绿的树林,就跟汽车广告里的场景一样让我放松和喜欢。我一个人主动出去玩的情况不多,大多数情况都是在雨天或者雨后,打个车穿过景区山上的树林,就这样在车上看看,也让我心旷神怡。

来杭州时,杭州刚结束了G20,城市重新规划没多久,这次规划几乎把原来杭州的农村全部拆迁掉了,并且把周边的几个小一点的县市全部收为杭州管辖内。那时候打车会经常遇到本地的师傅。我打趣说本地人好像开网约车的比较少吧,这个时候师傅就开始了他的演讲,大概相同的剧本:“我们是萧山人,不是杭州人。我们以前是非常有钱的市,以前萧山家家户户有小厂子,有自己家的小生意,像萧山机场都是萧山市市长自己筹钱建的。这就是为什么说我们‘萧山人看不起杭州人’。现在嘛被杭州占领了,杭州规划了,没已拆迁,家家户户都有钱了。我们老萧山没什么变化。”

准备换个头图,想来想去,杭州的风景名胜太多了。几乎每个朋友家人来杭,我都要陪着去一趟或者几趟西湖。杭州到夏天温度真的很高,这高温让西湖水蒸发的非常快。于是在旁边走就感觉在一个笼屉里走一样,潮热的不行。我喜欢西湖,却因此对西湖的印象挺负面,因为总是会想到自己湿透的T恤黏在身上,胳膊和腿都是潮乎乎的感觉。虽然去过了不知道多少次西湖,但是却一次没有上过雷峰塔,每次有各种各样的原因:后建的不想去,太燥了不想去,门票太贵不想去。所以我选了用这张雷峰塔的照片做封面头图,希望日后有机会就去看看吧!


人生没有那么多的七年,杭州占了我一个,所以肯定是舍不得离开的。但种种我说不出来的原因让我留不下来,非要有个原因,还是用时间来当做借口吧!想不出其它更多的,就在即将离开的时候随手写了这些。

2024 夏初 凌晨
杭州钱塘

雷峰塔

照片来自Unsplash